黄色破解版

  黄色破解版 () 小雀嘟着嘴,不知道听进去多少。但是边上的落雨,却听的渐渐变了神色,低眉若有所思。

   那啥?经常帮男的洗衣服,做饭,会给男的好感?

   那她自己经常帮追风洗衣服,给他做东西吃,他该不会乱想吧?

   应该不会,追风才多大,他哪里知道什么?

   落雨这样安慰着自己,心里还是稍稍有些不自在。

   不多时,流云出门要离开。小雀立刻就追过去了:“流云大哥……”

   流云登时被吓得往后一缩,将手伸开挡着她道:“小雀姑娘,我还有要事要处理。谢谢你帮我诊治,下次再见吧!”说说他疾步如飞,跑的比兔子还快。

   “流云大哥,流……”眼瞅着就追不上了,小雀急的直跺脚。

   何瑶瞧着她的焦急样儿,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 不久后追风和小草遛狗回来了,追风打了只兔子。小草采了一背篓的药材,但他却小嘴撅的高高的,满脸不高兴。

   何瑶瞧着他的小模样,笑着哄小朋友:“哎呀,看这小嘴巴都能挂油瓶了。是谁得罪了我们小草神医?是追风欺负你了吗?”

   “不是的,夫人!”小草气哼哼道:“这里的人太愚昧了,愚昧,哼,不知死活。”

   日系美妞波动人心课后

   何瑶听出有隐情,就问追风:“怎么?和村里人起冲突了?”

   “没有,就是”追风觉得那压根不算个事,解释道:“就是小草看出好几个村民有疾病,告诉他们反被骂了一顿,说小草咒他们。”

   原来是这种事情呀!这有什么好计较的?果然是小孩子。

   何瑶就道:“没事的,小草,别气了。你都知道他们愚昧,讳疾忌医,你还生什么气呀!”

   想想村民们的生活条件,何瑶是很能理解的那些人的想法的,又道:“他们都很穷,生了病也没有钱看病的。所以平时最怕生病了,连听到那个字都觉得不吉利。他们也算是被生活所迫,并不是有心骂你的。”

   小草听得点点头,神情缓和了不少,过了会突然又道:“其实,我可以帮他们看病啊!”

   何瑶立刻算了:“你呀,还是算了,这里没人相信你这么小的孩子会看病的。他们若追根究底起来,查到仙居海就不好了。”

   “也是,药君也提醒过我们,不能随便暴露身份。”小草点点头,很是惆怅的道:“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帮人看病啊,看各种病患可有意思了。”

  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对医学如此感兴趣,将来铁定是个神医。

   何瑶赞赏的点点头,道:“改天可以帮我家亲戚看看,他们一定会信你的。”

   “好呀!改天你叫他们快点来,我保证一个个都给看好。”小朋友瞬间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   小雀走过来泼了盆冷水,鄙视了下小朋友:“就你那点能耐,你想看好谁呀?赶紧的,玩你的去,不许缠着夫人。”

   然后她自己搬了个小板凳,坐到何瑶面前,笑眯眯的追问:“夫人,到底怎么能博取男人的好感,您再多给我讲讲呗?”

   何瑶心说:这个问题,问林钊或许有更好答案。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